流动性趋紧有助美元持续上行-交易头寸

  总体而言,美国经济表现、美联储货币政策以及避险需求成为影响美元表现的主要因素。对于美元未来的走势,专家认为,美元指数将进入“动中有静”的盘桓阶段。在美元流动性紧缺和美联储态度比市场预期更加“鹰”派的双重影响下,美元在未来一段时间或仍将维持强势。

  美联储在9月实施了年内的第二次降息,然而,美元指数却没有产生明显的下行压力,依然保持了相对强势的状态。总体而言,美国经济表现、美联储货币政策以及避险需求成为影响美元表现的主要因素,美元指数后期的走势也或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三个因素的变化。

  首先,目前市场对于美国经济基本面的状况评判不一。尽管从第二季度GDP环比增速下滑、关键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以及制造业出现交易头寸疲软的角度来看,美国经济增长前景确实存在着不确定性和风险,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美国失业率持续位于历史低位水平,劳动力市场仍较为强劲,服务业表现也相对稳健,9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也有所回升。

  因此,尽管面对的经济风险有所增加,但当前美国经济并未陷入衰退,经济韧性依然存在。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稳健的经济基本面表现可以从基础上对美元形成支撑作用。而美元指数可以维持高位水平的结果,也反过来在一定程度上为美国经济仍保持增长动能提供了证据支持。“‘美债收益率倒挂―消费数据走弱―经济金融危机’的风险传导链尚未真正启动,美国经济有望延续‘减速不失速’的走势。”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

  其次,在货币政策方面,美联储对于未来进一步降息的谨慎表态,也印证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于美国经济抱有乐观预期的态度。从9月货币政策会议的结果和随后美联储主要官员的评论来看,美联储仍将9月的降息看作是货币政策“周期中的调整”。与此同时,虽然美联储对再次降息大体上保持了开放的态度,但总体表现并没有市场预期的那么“鸽”派。

  由此可见,尽管美联储选择降息,但目前并没有充分的证据显示美联储已经开启了新一轮的降息周期,美联储目前对于美交易头寸国经济前景的判断也无法支撑美联储开启持续降息模式。另外,相比于在负利率状态下仍选择继续降息的欧洲央行以及其他开始拧开宽松“水龙头”的央行来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仍是相对收紧的,利率水平仍处于高位。在这种情况下,美元指数得到支撑也就不足为奇了。

  最后,美元的避险功能在今年的表现尤为突出,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等多重不利因素的影响下,市场对于美元的避险需求不断提高,进而推动美元上行。目前,美国特朗普政府推行的高关税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仍是笼罩在全球经济上方的阴霾,若贸易紧张局势继续加剧,将令全球经济承受更大的下行压力。此外,欧洲制造业数据继续疲软,引发市场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与此同时,随着10月31日英国脱欧截止日期的临近,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也在不断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充斥着不确定性和风险的全球经济令资金大批流入美元资产,美元的避险属性愈发突出;另一方面,若未来全球经济风险状况有所好转,贸易紧张局势出现缓和,避险情绪随之出现下降,那么美元指数也有可能出现振荡下滑。

  对于美元未来的走势,程实分析认为,以9月会议为起点,至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结束,美元指数将进入“动中有静”的盘桓阶段。一方面,由于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尚未失控,前期超调的降息预期开始逐步修正,对美元指数产生上行推力;另一方面,随着新一轮中美谈判进入实操阶段,全球避险情绪渐次降温,对美元指数形成下行压力。在两大因素的博弈对冲之下,美元指数的波动料将加剧,而中枢水平则有望保持平稳。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上述影响因素外,上周美国货币市场隔夜回购利率的突然飙升以及由此所引发的市场对于美元流动性的担忧,也有可能成为推动美元指数上行的动力。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表示,目前全球贸易收缩,逆全球化越来越明显。而之前在全球化体系下形成的美元循环逻辑被迫变轨,使得美元的供给出现了紧张。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廖淑萍表示,今年以来,美元指数高位运行推高了全球美元融资成本,世界经济下行加重避险情绪,投资者转向美国国债等安全资产导致美元回流美国,上述一系列因素使得今年全球美元流动性总体上处于趋紧的态势。

  “未来需要进一步关注美元流动性问题是否将会形成长期趋势。”黄俊认为,在美元流动性紧缺和美联储态度比市场预期更加“鹰”派的双重影响下,美元在未来一段时间或仍将维持强势。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澳汇外汇中文平台网,原文地址:http://www.copafx.com/ahwh/9962.html

上一篇:俄罗斯不同意OPEC深化减产提议 国际油价收盘涨跌不一+日本力推离岛保护

下一篇:英镑遭遇持续抛售空头欲挑战1.28关口 黄金可能还要下挫?,汇讯通外汇经济数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