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来到风口浪尖?意大利恐遭巨额处罚 今日还有场特别峰会!+德银大规模裁员

外汇邦 WaiHuiBang.com

   尽管昨日美国和英国金融市场因假日休市,令汇市交投略显冷清,但欧元当前无疑已来到了风口浪尖。欧元周一未能守住涨幅,因疑欧派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的成功有限,令投资人感到宽心,不过此乐观情绪被最大党派获得的席位占比下滑所抵消。

  根据官方数据推算的结果,中间偏右及中间偏左党派丧失了共同享有的多数席位,但绿党及自由党派的席位大增,意味着致力于强化欧盟的政党仍守住了三分之二的席位。

  欧元起初一度高见1.1215美元,脱离周四所及两年低点1.11055美元。但欧元之后下跌0.1%,至1.1197美元。

  在隔夜欧洲时段,爆料称意大利或因债务问题遭欧盟罚款40亿美元,意大利因此遭遇股债双杀,这一消息也对欧元构成了拖累。而展望日内,欧盟周二将举行特别峰会,讨论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欧洲理事会的新领导人人选,其相关继任者人选事宜,料将再度深远影响欧元走向。

  ☆股债双杀! 意大利因债务或面临欧盟高达40亿美元处罚

  据知情人士透露,因为意大利未能控制住债务水平,欧盟委员会正在考虑下周提出对该国的处罚程序。意大利最终可能被处以35亿欧元(40亿美元)的罚款。

  该不具名官员透露,这一步骤可能是欧盟例行的预算监测过程的一部分,最有可能发生在6月5日,如果真如此,将标志着罗马与布鲁塞尔围绕预算问题的纠纷升级。意大利财政部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

  在该消息出炉后,意大利债券应声下跌,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12个基点至2.66%。意大利富时MIB指数收报20363.13点,创两年新低。欧元下跌0.1%至1.1192美元。

  意大利副总理Matteo Salvini周一表示,他将在制定下一次预算时反击欧盟的要求。Salvini所属政党在周日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重大胜利,其本人在民粹派执政联盟中占据上风。

  “我被告知欧盟委员会将寄来一份关于意大利经济的信函,”Salvini在米兰表示。“我认为意大利人给了我和政府一项使命,让我们彻底的、冷静的和建设性的重新讨论那些导致就业不稳,失业和市场焦虑的因素。”

  欧盟委员会的建议只是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中的一个步骤,需要欧盟各国政府多次权衡考量。欧盟财长将必须签署所谓的过度赤字程序建议,届时可能需要意大利支付占国内生产毛额0.2%的“无息存款”,约35亿欧元。

  欧盟财长必须说明是否同意该委员会的提议,可能是在7月月初的下一次会议上。如果意大利不遵守存款要求,将违反欧盟法律。

  “我正在等待阅读欧德银大规模裁员盟的来信,但委员会应该承认人们投票支持改革和经济成长,”Salvini在接受新闻采访时说道。“很明显,税收不会提高,增值税不会增加,”他在La7电视台的一次采访中说。

  ☆欧盟举行特别峰会:讨论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欧洲理事会的新领导人选

  欧盟周二将举行特别峰会,讨论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欧洲理事会的新领导人人选。欧委会主席容克、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的接班人人选或有望初露端倪,这无疑将对欧元未来数年的走向产生深远影响。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于尔基·卡泰宁认为,欧洲人民党党团领袖、德国人曼弗雷德·韦伯是欧委会主席有力竞争者。韦伯是德国政党基督教社会联盟成员。他27日在德国慕尼黑说,欧洲议会选举结束,现在到了各党团磋商的时候。

  据最新计票结果,在上周末刚刚结束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欧洲人民党党团获得欧洲议会182个议席,中间偏左的社会党与民主党进步联盟、即社民党党团获得147个议席,分别保持议会第一、第二大党团地位。

  欧洲议会设751个议席,依据人口比例和政治协商向欧盟各成员国分配名额。选民投票选举本国政党议员,各政党按得票率分获欧洲议会议席。政党不按国籍区分、而是依照相似政治主张结成党团。欧洲人民党党团需联合其他党团,形成能够占议会多数议席的“大联盟”。

  韦伯晚些时候德银大规模裁员将会晤欧洲议会其他党团的领导人。过去,欧洲人民党党团和社民党党团合计席位数量足以构成“大联盟”。然而,两大党团在本次选举中分别损失超过30个议席,必须引入其他党团构建“大联盟”。

  不过,就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不同党团各有想法。欧洲人民党党团以韦伯为候选人,社民党党团推出弗兰斯·蒂默曼斯,“欧洲自由民主联盟”以欧盟委员会分管竞争事务的委员玛格丽特·韦斯塔格为候选人。

  在欧洲央行行长人选方面,从理论上讲,欧洲央行行长选举是先由欧元区各国财长投票选举各国政府提出的欧洲央行行长候选人,然后由欧盟领导人在与欧洲议会和欧洲央行本身协商后做出最终决定。

  实际上,欧元区领导人很可能会就偏向于一名达成共识的候选人,这是欧盟高层职位(包括欧盟行政部门和外交部门的负责人)整体方案的一部分,该方案将平衡国籍、政治派别和性别。

  欧盟官员说,只有少数政策制定者有可能取代德拉基。这些人可能包括法国央行行长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欧洲央行董事会成员Benoit Coeure、芬兰央行行长Olli Rehn及其前任利卡宁(Erkki Liikanen)以及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n)。

  欧洲央行下任行长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其他欧盟高层职位任命的影响,如果德国候选人在这些选举中获胜,魏德曼的机会就会受到影响,因为根据欧洲议会的规定,德国公民最多只能担任一份欧盟最高职位。

外汇邦 WaiHuiBang.com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澳汇外汇中文平台网,原文地址:http://www.copafx.com/ausfore/6356.html

上一篇:美元结束三连跌 聚焦美联储FOMC会议纪要,帕特鲁舍夫

下一篇:世卫组织将新冠肺炎全球风险级别提升为“非常高”-白银走势

sitemap